您的位置:网站首页 > 汽车新闻 > 车企动态 > 正文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特斯拉起诉前任自家首席计算机视觉科学家、现小鹏汽车员工曹光植博士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一案已经拖了13个月未有结果,就在小鹏P7上市前两天的4月25日,彭博社报道特斯拉要求法庭对小鹏汽车美国自动驾驶部门XMotors施压,试图迫其披露2018年11月以来所有与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相关的源代码,除此之外,特斯拉还提出了近30条要求调查的项目,内容很是严苛。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图片来源:彭博社官网

    盖世汽车第一时间向小鹏汽车求证与此相关细节,小鹏汽车确认彭博社报道的诉讼确实存在,但与事实存在出入。小鹏汽车随后发表了一份声明,声明中指出“自诉讼至今为期一年的时间里,特斯拉所极力表现出来的一切尝试,都显示出对一个年轻竞争对手明显的霸凌行为,而不是就事论事地试图解决针对曹博士的法律案件,令人遗憾。”小鹏汽车终于被这起诉讼搞烦了。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图片来源:小鹏汽车

    公说公有理,婆说婆有理,声音大的那个最有理?

    一个是创立十余年的全球范围内知名电动车品牌,创始人Elon Musk是自带流量的科技新贵;一个是即将发布第二款车型的中国新能源汽车初创企业,董事长何小鹏褪去光环之后与你我身边的中年程序员看上去并无二致。一次再正常不过的相同领域内两家企业之间的人员流动为何会引发一次十几个月的的漫长诉讼?我们整理出了与此事相关的一条时间轴,整个事件发展过程一目了然。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图片来源:盖世汽车

    •    2015年12月,此案的焦点——小鹏汽车XPliot自动驾驶辅助系统——2.5版本研发方案确定。

    •    2017年4月24日,此案被告曹光植博士加入特斯拉,出任首席计算机视觉科学家。认真算起来,这两天还正是曹光植博士入职三周年的纪念日,没想到却是在这样一种不愉快的状态中度过。

    •    2017年12月,小鹏汽车XP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研发方案确定。

    •    2018年12月,曹光植博士回到中国,前往小鹏汽车总部面试,并收到了书面录用通知。请注意,此时距离小鹏汽车确定XP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研发方案已经过去了整整一年。

    •    2018年12月12日,小鹏汽车首款量产车型G3发布,搭载了XP2.6自动驾驶辅助系统。

    •    2019年1月4日,曹光植博士辞职后加入小鹏汽车,负责自动驾驶视觉感知相关业务。

    •    两个月后的2019年3月,特斯拉在美国起诉曹光植博士,指其窃取自动驾驶商业机密。按照特斯拉的指控,曹光植博士于2018年11月将相关源代码库支撑压缩文件,并使用个人iCloud账户创建了特斯拉高级机密信息的备份副本,以备份整个储存库、Ap和神经网络源代码库,包括了超过30万个独立文件与目录,曹光植博士还在2018年12月26日至2019年1月3日之间将特斯拉提供的工作电脑与其iCloud账号断开,并登录特斯拉安全网络,删除其浏览历史及超过12万个文件。此外,特斯拉在此次诉讼中还同时起诉了另外四名加入美国自动驾驶初创公司ZOOX的前特斯拉员工。

    •    自2019年3月获悉曹光植博士被特斯拉提起诉讼起,小鹏汽车便接管了其工作设备做证据保全,并展开第三方法证调查,调查结果显示没有任何特斯拉信息被转移至小鹏汽车的系统中。

    •    2020年4月25日,彭博社发布了本文开篇时的那篇报道。

    •    2020年4月27日,小鹏汽车即将发布第二款量产车型——P7 。

    其间,曹光植博士于2019年7月的答辩状中承认了特斯拉的部分指控,即向个人的iCloud账户上传了包含Ap源代码的文件,但否认了窃取技术机密的指控,并没有将与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的任何商业机密转移至小鹏汽车,也并未使用这些数据为新雇主牟利。曹光植博士在面对特斯拉相关指控时回应称自己在离开特斯拉之前努力并认真地试图从自己的个人设备中删除任何与特斯拉相关的知识产权与源代码信息,他指出特斯拉的工程师们都会定期将此类信息存储于个人设备上,而特斯拉对员工将包括敏感或机密信息在内的工作相关信息存储于个人设备上持宽恕态度。 

    自诉讼提起之日起,至今已经13个月,小鹏汽车此前仅在去年三月获悉曹光植博士被起诉后发布声明,回应将高度关注此事并展开内部调查,其后便绝少于公开场合谈及此事,不成想这一次特斯拉于诉讼之外率先通过媒体制造舆论压力,一时间在声量上占据上风,恐怕这也是小鹏汽车忍无可忍无需再忍的理由之一。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小鹏G3关于XPLIOT功能的描述(图片来源:小鹏汽车官网)

     你不要,我给。你要,我给。你还要,我没法给了

    小鹏汽车向盖世汽车介绍,特斯拉曾于2019年11月与2020年1月两次向小鹏汽车发送法院传票,要求小鹏汽车提供更多的资料支持相关调查。过去的一年中,小鹏汽车在并无义务的前提下依旧自愿在文案调查早期向特斯拉提供了法证资料与数千页信息,其中不仅包括曹光植博士工作电脑的电子备份,更是允许了特斯拉在法院保护令下接触截至2019年3月21日(即曹光植博士被特斯拉起诉之日)小鹏汽车的源代码存储库进行取证。

    2019年6月,在特斯拉向小鹏汽车发出传票的几个月之前,小鹏汽车便应对方律师的请求提供了曹光植博士在小鹏汽车工作期间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法证图像,并自愿提供了涉及曹光植博士的电子邮件与其他文件。自2019年6月7日起,特斯拉便一直持有曹光植博士在小鹏汽车工作期间的硬盘进行取证审查。

    2019年7月10日,小鹏汽车同意提供从聘用曹光植博士之日起至2019年3月21日(即其不再触及任何小鹏汽车通信工具或个人设备之日)期间所有相关文件,包括曹光植博士工作团队中非个人隐私性质的电子邮件、微信聊天记录及其他基于搜索关键字的相关文件。7月26日,特斯拉律师团队向小鹏汽车律师团队发送了总数超过5万个的搜索关键字列表。8月6日,小鹏汽车回应称考虑到运行 此类搜索所产生的成本及其他原因,将只生成2019年1月14日至3月21日曹光植博士与团队成员的非个人隐私性质电子邮件及微信聊天记录。8月12日,小鹏汽车如约提供了长度达到了12257页的上述文件,同时还提供了曹光植博士工作中使用的笔记本电脑法证图像。

    2019年11月6日,小鹏汽车收到了特斯拉发出的第一张传票。当年12月11日至12月24日,小鹏汽车提供了涉及曹光植博士的下列文件,总量达到了6333页:

    •    曹光植博士与特斯拉、自动驾驶及其在小鹏汽车工作内容相关的微信聊天记录;

    •    曹光植博士于2019年1月1日至12月6日期间使用公司邮箱收发的所有电子邮件;

    •    曹光植博士于2019年1月1日至12月6日期间使用个人邮箱与小鹏汽车任何人的往来邮件;

    •    曹光植博士与其团队成员于2019年1月1日至12月6日期间的所有钉钉聊天记录;

    •    与曹光植博士薪酬总额相关文件;

    •    曹光植博士于2019年1月1日至12月6日期间撰写或参与的所有演讲稿;

    •    曹光植博士自2018年11月至今所创建及修改的与特斯拉和Ap相关的文档;

    •    足以识别直接或间接向曹光植博士报告的小鹏汽车员工的组织架构图表。

    在获得小鹏汽车提供的六千余页文件之后,特斯拉未向小鹏汽车提供任何证据以表明曹光植博士被控告的所“窃取机密文件”被转移至小鹏汽车。

    引发小鹏汽车提出异议的是2020年1月17日来自特斯拉的第二张传票,要求小鹏汽车提供的文件中包括但不限于下述内容:

    •    小鹏汽车提供给包括何小鹏、顾宏地、肖志光、吴新宙、谷俊丽等管理层在内的曹光植博士所有上下级员工的工作电脑之法证调查电子版;

    •    小鹏汽车自2018年11月1日起所有与自动驾驶相关源代码的起草、测试、更改、更新、使用记录,这个时间段甚至包含了曹光植博士与小鹏汽车初次面谈之前的时间;

    •    曹光植博士于2018年11月1日至今所编写、审核、评估、展示、沟通、转移、测试过的所有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源代码;

    •    曹光植博士在其工作期间所产出的一切文件;

    •    曹光植博士与猎头公司及其员工的所有沟通记录;

    •    与曹光植博士工作表现有关的任何人员的沟通记录;

    •    小鹏汽车美国自动驾驶部门的雇员名单;

    •    小鹏汽车所有关于移动储存设备、iCloud、AirDrop的相关使用条例;

    ……

    这一次,小鹏汽车决定不给了。2020年3月6日,小鹏汽车正式书面反对传票。

    干卿底事。

    小鹏汽车反对特斯拉关于员工个人工作电脑法证图像副本取证的请求,包括何小鹏、顾宏地、肖志光在内的小鹏汽车员工均非小鹏汽车美国研究部门XMotors员工,并不受XMotors控制。其中何小鹏、顾宏地、肖志光于中国工作与居住,并不受XMotors当地法院管辖,已经离开小鹏汽车的谷俊丽并未参与编程,与曹光植博士没有工作关系。小鹏汽车的律师指出,特斯拉所称的载有相关机密文件的U盘可能提供给一个或多个个人仅为特斯拉律师的臆测。

    小鹏汽车反对针对全部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源代码库的取证请求。小鹏汽车的律师指出,XMotors的源代码对其业务至关重要,是其自动驾驶车辆运营的核心,有超过70名工程师在过去的两年多时间里为此付出大量工作,耗资数千万美元,XMotors将其视为高度机密,仅向必须使用他它的员工开放,绝不会与任何第三方分享,更不会向竞争对手提供。同时,在曹光植博士被提起诉讼后,其便已被行政停职,在获得进一步通知前不得使用或触及任何XMotors的任何账户与系统,其所使用的个人及工作电子设备也已经被存放于XMotors办公室内。基于此,XMotors反对法院给予特斯拉权限以审查2019年3月21日之后的XMotors源代码。

    在此前的调查中,小鹏汽车对于特斯拉提出的请求高度配合,甚至提供了超出请求范围的文件以自证清白。但是这一次,小鹏汽车决定拒绝来自对方的请求,态度极为坚定,因为小鹏汽车认定一个事实:特斯拉的请求逾界了。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小鹏P7 XPLIOT 3.0自动驾驶辅助系统(图片来源:小鹏汽车官网)

    围观群众都散了吧

    此次特斯拉与小鹏汽车之间的争议集中于几个问题之上:曹光植博士的确在个人设备上下载了特斯拉自动驾驶相关数据,但有没有提供给小鹏汽车使其从中获利?小鹏汽车与特斯拉的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技术究竟有无相同/相通之处,如何判定小鹏汽车XMotors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源代码与特斯拉有关?

    在第一个问题上,小鹏汽车XMotors的律师表示,XMotors否认曾经收到过曹光植博士或其他任何人提供的与特斯拉源代码相关的材料,更否认鼓励曹光植博士将这些信息传送给XMotors的任何人,同样否认曾经鼓励曹光植博士违反自己与XMotors的协议。与此相关的问题,曹光植博士均已于2020年3月公开发表宣言作出承诺,吴新宙也在同一时间就此发表宣言。事实上,特斯拉并没有任何证据显示XMotors在与此相关的事件中有任何不当行为,这一点从小鹏汽车从未成为本案的当事人便可知晓。

    第二个问题的答案并不复杂,以特斯拉当下的主打车型Model 3与将于4月27日上市的小鹏P7对比后便可得出答案。

 

特斯拉再提“无理”诉求,小鹏汽车回应:闹够了没有?

 

数据来源:小鹏汽车官网、特斯拉官网;制图:盖世汽车

    就此问题我们采访了一位曾经在美国与中国都从事过自动驾驶研发的技术专家,该专家表示:“我对小鹏不当使用特斯拉自动驾驶及辅助驾驶源代码的传言无法认同,尤其是特斯拉的自动驾驶技术完全没有针对中国做任何本土化场景的研发,而小鹏却尤为关注本土化场景,这是根本上的理念区别。”

    在特斯拉与曹光植博士的此次诉讼中,特斯拉承认XMotors为其自动驾驶领域的竞争对手,截至目前,特斯拉的所有调查结果都无法证明XMotors与其针对曹光植博士的控诉有任何关联,特斯拉也从未针对XMotors寻求任何禁令。如此一来,美国法律不会支持特斯拉仅凭借猜测便对商业竞争对手进行开放式的调查取证,这场诉讼最终或许将因此落得一个无疾而终的结局。在结局到来之前,这注定将是一场无比漫长且枯燥的博弈,围观群众们还是散了吧,这里并没有你们想看的热闹。

    来源:盖世汽车

快速团购报名

品牌: *

车系: *

地区: *

姓名: *

手机: *

最新车闻
试驾评测
用车之道
更多请关注官方微信:mycar168news
本文标签: 小鹏汽车 汽车大世界
版权声明:为了保护知识产权,保障著作人权益,请本网转载信息所涉及的有关权利人,主动向本网mycar168.com提交权利人身份证明材料,以方便我们支付稿酬。

网友评论

已有0位网友发表了看法 [查看]
匿名
 所有评论仅代表网友意见,汽车大世界网保持中立 验证码: 点击换一张

按价格 按级别 车系排行榜